栖霞民间故事 ————貔子茔(作者:林新忠)

www.bet236.com

2018-10-06

这一天,日头已经落山,年轻人干了一天活,累得要命。 正往家走,快到村头了,突然看到一个人影立在那里。

来到跟前一看,是一个年轻的媳妇,二十来岁,很有些姿色。 还没等他开口,女人先开了腔:“大哥,这个疃有没有那样的场儿,我想找个宿。 ”很早的时候,沙窝村住着一个年轻人,父母双亡,只剩下光棍一根孤零零地生活。 年轻人问:“你想上哪儿去?”女人说:“哎,我这样的人,能上哪儿去?没有一定的地场。

”“哪有那么合适的地场!”年轻人顿了一顿说,“要说我家里倒是有地场,但是不行,不方便呀!”“怎么个不方便?”“我家里就我一个人,光棍一根,你一年轻妇女去留宿不方便!”“不要紧,像我这样的人有什么不方便的,你就行行好留我一宿吧!”于是,女人便随着年轻人来到了家里。 生火,做饭。 吃过饭,年轻人说:“今天咱这样,你在我炕上睡,我出去找场儿睡!”女人说:“不要紧,都在家里睡,都在一铺炕上睡,我不在乎,你在乎什么”年轻人无话。 “你看,我有件衣服脱下来,没地方放,硬拉乎不好,没那样场呀!”女人对年轻人说。

年轻人说:“我也没有个大柜,也没有个小箱,放哪儿?”女人说:“不用大柜小箱的!”说着便出了门,四下瞅了瞅,对年轻人说:“你也没喂个猪,圈里这个猪槽子也没有用,你把它掀起来,放猪槽子底下就行!”年轻人一愣,心想:“放到猪槽子底下还不烂了?”就在他犹豫的时候,女人说:“不要紧,只管放就是了!”于是年轻人掀起猪槽子,女人把衣服叠了叠铺在猪槽子下面。

再把猪槽子盖上。 就这样,女人便在这年轻人家里住了下来。 因为是个光棍,家里平时也没有多少人来,一下子多了这么个女人,也没人知道。

女人一气住了两个多月,也不说走。

又住了半年多,女人生了个胖小子,年轻人欢喜得不得了。

就这样。

一转眼他们的孩子已经三四岁了。 有一天,女人对年轻人说:“我出来三四年了,我想回娘家耍耍!”年轻人问:“你来了这么长时间,也不知道你娘家在哪里?”“我是榆山沟的,就在榆山后前面!”女人说。 媳妇要回娘家,年轻人也不好说什么。

就说:“那你走吧,早去早回!”“你把猪槽子掀起来,我拿我的衣服!”媳妇说。 年轻人早把衣服的事给忘了,女人一提这事,心想:“还不早烂了!”可是,当他掀开猪槽子一看,衣服好好的,一点儿也没烂。

女人拿在手上甩了甩,穿在身上,像新的一样。

女人走了以后,年轻人度日如年,不但没人做饭,孩子也整天哭着找妈妈。 于是他便决定去找妻子。

他领着孩子从榆山沟口往里走,一边走一边喊:“你在哪儿呀?”可是,直走到了榆山沟头也不见一户人家。

就在他不知所措的时候,从沟西的一片柏落岚子走出一个老头,问他:“你找什么?”“我想找个人!”“找个什么人?”“俺家里的住在榆山沟,回娘家几天了老没回去,我来找她,但怎么找就是找不到!”老头看了看他,说:“你在这儿等等,我家去望望!”说完便“嗖”地进了柏萝林子不见了。 停了一会儿,老头出来了,后面跟了七八个大闺女,站了一溜,穿一样的衣服,一个模样。 老头说:“你看看哪个是你媳妇,你就领吧!”年轻人看看这个也像,看看那个也像,越看越糊涂了。

这时,他一瞅身边的孩子,便把手伸进孩子的衣服里,使劲地扭了一下。

孩子疼得一下子哭了起来,嘴里直喊妈妈。

孩子一哭,鼻涕流了两行,几个女人忍不住笑了。

只有一个眼里那个泪直往下掉。 年轻人用手一指,说:“就是她!”老头说:“是她你就领走吧!”临走,老头又说:“走了再不用回来!”后来,媳妇就真的再也没有回娘家。

直到老死在沙窝村里。 因为人们都传说这女人是貔子变的,所以村里人不让把她埋在祖茔里,便在村西岭岗子上的道边给她找了个地儿埋了,起了个名叫“貔子茔”。